日期:2022.05.02
作者:張琦鈺  

91 歲的比爾·羅傑 (Bill Rodger) 經常坐在客廳裡的破舊沙發,他對面是一面記錄著之前豐功偉業的牆壁,上面掛著羅傑先生高爾夫獎牌、子孫合照。在他身邊微笑年輕人是31歲的理查德·菲格羅亞 (Ricardo Figueroa),他不是家庭成員、監護人,也不是鄰居,而是一名付費陪伴者,通過Papa媒合與羅傑先生建立聯繫,Papa是家提供「如兒孫服務」的健康科技公司。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前,兩人每週都會花幾個小時在一起—協助幫忙跑腿、預約診所或看場電影,疫情後就只能用電話聯繫,但彼此關係仍很親密。

羅傑先生和菲格羅亞先生的合影 (圖片來源:New Work Times)
Papa科技公司提供「如兒孫服務」

Papa 成立於 2018 年,將老年人與有共同興趣愛好的大學生、年輕人配對。羅傑先生和菲格羅亞先生都是退伍軍人、都喜歡看紀錄片、運動和偶爾喝啤酒,而且他們住的地方就在附近。目前約有5,000名年輕朋友參與Papa的媒合,疫情前會一起玩牌或與結交老年人寫回憶錄,疫情後只能用FaceTiming之類的通訊軟體或打電話聯繫感情及討論這個混亂情況。參與Papa的人,有些人會轉向替老人跑腿、購買雜貨或領取處方藥劑。這些人是以自由職業者的身份,每小時賺取11~14美元,不含小費和汽油等費用。(Papa 目前在20 個州有上架;該公司向會員收取每小時20~25美元的費用)儘管工資微薄,但仍是重要工作。

美國社會孤獨患者劇增

根據2018年美國退休人員協會基金會的調查,美國大約三分之一的老年人處於社會孤立狀態,這與健康風險增加有關,包括心臟病、癌症、抑鬱症、糖尿病和自殺。美國前外科醫生維韋克·穆爾蒂 (Vivek Murthy) 曾寫道:孤獨和孤立「與壽命縮短有關,類似於每天抽 15 支煙而導致的壽命縮短」。美國急診室會出現一些患者來醫院,身上沒有疾病,但因為與社會隔離,找不到人可幫助他們。

Papa新創公司結合保險業提供服務

創立Papa的32歲的安德魯·帕克(Andrew Parker) 說:「孤獨現在終於被認為是一種疾病,不僅在個人層面且從醫療保健的角度來看也是。」Papa 這家公司總部位於邁阿密讓老年人註冊後,會有大學生或年輕人(Papa Pal)出現在家門口,幫助他們做任何事情,從帶他們看醫生、幫忙家裡雜事,提供老人需要科技技術協助和提供陪伴。這個想法花了約六個月時間收集數據和回饋,再聯繫保險公司,最後與80家保險商合作,在全國範圍內向Papa的會員提供福利。讓加入Papa會員的老年人及提供陪伴服務的年輕人都有保險公司的保障。「我們的平台約有 100 萬符合條件的會員,每月約有 15% 的人使用 Papa」帕克先生預計,從 2022 年 1 月開始,該平台的會員將成長到 5-600 萬之間。

圖片來源:HIMSS
新創經驗來自生活周遭故事

Papa公司的想法來自帕克家族的經驗需求。「我創辦Papa最初是為了幫助來自阿根廷祖父—我們稱他為 Papa」。他需要支持、幫助和陪伴,但他可以自己洗澡和上廁所。為了幫助祖父,帕克在Facebook發布廣告,問:「誰想成為我祖父Papa的朋友?」故事再回到羅傑先生,他會成為Papa會員是因為:四年多來,羅傑先生的孫女坦尼婭·馬丁是他的主要監護人,一旦羅傑先生需要做血液透析治療,她的全職工作飛機機械師的時間不一定能配合羅傑先生。據馬丁女士的說法,羅傑先生沒有資格獲得醫療保險進一步援助,但他也負擔不起私人看護費用(洛杉磯私人看護的費用約為300美元/天)馬丁女士說:「Papa 拯救了我的家人,也拯救了我的事業。」

友誼是門好生意

真實情況是隨著社會老齡化速度增加,我們需要各種不同類型的支持與陪伴,這種新型態「友誼事業 Friendship Business」也在挑戰著友誼,如同社會工作所強調的愛心、服務、責任與熱情能否換算成金錢成為事業。但 Papa公司業務與其他公司Humana、Aetna和Florida Blue 等合作不同健康計劃,並尋求更多合作夥伴,包括為新父母和其他照顧者提供服務。看起來友誼可能真的是門好生意。

 張琦鈺

讀書、寫作不是因為可愛或無聊,而是藉由獨處找回自我,春日羈旅天涯,渴望與人溝通。

 

封面圖片來源:Meet Papa官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