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22.06.06
作者莫妮卡
小莫最近接下了公司治理的工作。

舉凡董事會、股東會、或其他老闆覺得和公司治理有關的事務都會轉過來,在這期間針對議案的適法性要和董事們協商討論,針對議案內容要和各級主管取得資料後化成董事們可以接受理解的內容做成議案提供給董事們表決。

老實說,過程很有趣,董事們因為各自背景的不同,著眼點也不同,的確也在接下這個部門的過程當中讓小莫又學到了一些新的觀點。每一次常常為了能讓董事會順利運行,我們部門都會花很多時間和董事們溝通,從董事們很在意的大方向再到小細節,董事們想詢問的專業人士等,部門都相當仔細地應對。

大家都克盡其職的為每一次的會議努力,做好公司治理。

看著大家為公司治理的努力,小莫突然想到最近我個人開始的『家務工作革命』。因為先生一周才回來一次,因此家事大多是我承擔;我相信在很多家庭也都是這樣的處境,不論先生是不是在外地上班,累了一天的職業婦女回到家後要煮飯、固定洗衣與洗碗,更不要說是拖地掃廁所等,如家中已有小孩者,則還會有接送小孩的問題;

所以當我們白天很努力地做好公司治理時,下班後的家庭治理呢?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概念,白天在職場時,不論男女都明白自己的職責在哪裡,遇到部門或同事之間有歧異時,都願意放下身段去溝通、去協調以求任務的圓滿,然而回到家裡,溝通技能不再派得上用場,回到家只肯耍賴覺得都是自己付出對方應該要感謝,自己賺錢很辛苦所以對方必須也要幫忙做家事;但說穿了,家庭和職場有甚麼不同?為何在職場就可以使出全身功夫來完成一件專案,在家裡卻反而變成米蟲一隻?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要扮演,把家庭當作工作,自然會拿出自己最好的功夫。

我有個阿姨嫁到新加坡,她初期很不適應,脾氣變得很不好,常常為了生活的不如意和姨丈吵架(雖說如此仍是生了兩個),直到有一天她無意中闖進了宗教的世界,開始有了宗教信仰,然後她改變了自己的脾氣,家庭生活突然從常常冷戰變成和樂溫暖的家庭,我再看到表弟和姨丈時,幾人眼角都帶著如煦笑意。

阿姨把我拉進房間內,一邊上面霜一邊跟還很年輕的我說,因為有了信仰,覺得看不順眼時就開始念經,盡可能讓自己不要口出惡言,慢慢的就變成這樣了。接著阿姨笑著看著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要扮演,有自己的責任和義務要圓滿,把家庭當作工作經營,自然會拿出自己最好的功夫

圖片來源:i stork
想清楚的我開始學會了將職場的溝通能力搬來經營家庭

我在最近一次鬧家庭工務分配革命時,突然閃過了白天開董事會前與部門同事的討論,也在同時想到了阿姨曾對我提到的這句話,才發現自己在家裡並沒有像在職場那樣好好真正好好溝通過,於是我開始了新的篇章,不再讓自己用咄咄逼人的方式去要求其他家人做家事,反而是提出請求協助達到自己的目的。

然後,小莫的革命就無聲的結束了。

好好溝通,真的在家裡治理占了很重要的角色;而等到垂垂老矣,與身邊的那一半重新共度兩人世界時,更需要彼此好好溝通未來的藍圖,才能有真正和諧又美滿的退休生活。

所以當我們白天很努力地做好公司治理時,下班後的家庭治理呢?

莫妮卡
喜歡觀察周圍,探訪人群,了解不同的文化和世界觀,喜歡傾聽別人的故事,然後坐在電腦前慢慢建構出筆下的世界。雖然明白文字可以冰冷,也可以溫暖,但卻更相信文字帶來的溫度可以感動人心,所以願意努力不懈的耕耘文字與故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