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9.09.02
作者:黃揚名  

每到了寒暑假,各式各樣的兒童營隊充斥在市場上,不論是傳統安親性質的,或是比較新穎的建築營、生命教育營等,很多價值不斐的營隊,即使好幾個月報名,都不一定搶得到位置。

熟齡教育市場也不遑多讓,各地區的長青大學、社區大學報名也都是一位難求,只是這些課程通常是便宜又大碗,可能一期的費用,還不及兒童營隊一天的費用。

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異?

簡單來說,大家比較願意在孩子身上花錢,覺得這些投資是值得的。然而,成年之後,花錢在學習,常常被認為是浪費、沒用處。另外一個原因,跟很多的免費熟齡課程有關係,不僅是官方出資的,或是民間出資的,在高齡化的此刻,數量當相當足。所以,要推廣有價的熟齡學習,真是先天不良,又遇上後天養分不足的困境。

另外,學習者的心態,也扮演了關鍵的角色。不少成年人,進入社會工作後,就鮮少進修,一方面是因為心力交瘁,另一方面則是沒有動機,不知道為什麼要學習,也會擔心學了就忘,那還不如就不要學習。再者,過了一定的年紀,身體健康的惡化,以及照護負擔的增加,都成了學習的阻礙。所以,要讓熟齡朋友樂於花錢學習,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熟齡學習市場的現狀

教育部樂齡學習網上彙整了由教育部主導的樂齡學習,包括了由大專院校舉辦的樂齡大學、各地的樂齡學習中心以及樂齡自主學習團體三大方案。這些方案本質上都是比較通才型的學習,不一定像社區大學、長青大學一樣,有主題式的學習。

對於非都會區來說,這類通才型的學習是有其必要性的,但是若僅侷限在這類的學習,非常保守且可惜。就拿樂齡大學為例子,雖然美其名是大學,也確實在大學內上課,由大學教授授課,但畢竟還是拿不到教育部認證的學為證明書。

在美國,很多大學開設線上學位,不僅可以完全線上學習,學制也比較彈性,讓很多熟齡朋友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學習,也相當受到歡迎。在台灣,雖然有空中大學的函授學習,但也就只有六個學系,不一定能夠滿足熟齡朋友的需求。

我們在新聞中看到那些拿到學士學位、碩博士學位的熟齡朋友,都是循正規管道求學的,跟樂齡大學沒有關係。若政策可以鬆綁,或許有機會解決目前大學面對少子化的危機;只是,大專院校也必須在課程方面做出調整,打造符合熟齡朋友需求以及能力負荷的課程,才能達到雙贏的局面。

撇開學院式的學習,現在也有不少業者搶進生活風格課程的市場,不論是大人社團 50+學院 等都開設了很多有意思的課程,像是聲音工作坊、植物梭織體驗工作坊,都已經跳脫傳統的框架,開拓了熟齡朋友的視野。這類課程的價位,同樣也和傳統的熟齡學習在不同層次的,很可能一次活動的費用,也是一期長青大學的費用。

熟齡知識經濟往哪走?

雖然熟齡知識的市場,隨著熟齡人口的攀升,也逐步擴增,但規模增加的幅度,遠不及人口增加的幅度。其實不只熟齡市場,在台灣知識經濟的規模,確實發展是比較艱難的。

坦白說,現在真的已經有很豐富的免費學習資源,熟齡知識經濟的賣點,不該是在知識傳遞本身,而該把焦點放在,如何讓學習動機可以持續,以及確保學習成效能夠被看見。若只停留在知識的傳遞,那麼恐怕是沒有機會存活的。

除了開發新的學習範疇之外,如何行銷、包裝,都很重要。對熟齡朋友來說,若能夠更清楚看到學習帶來的價值,不論是讓他們能夠開啟事業第二、第三春,或是對生活有明顯的助益,都會讓他們更願意付費學習的。

很可惜的是,現在市面上的課程,真的還不夠多元。只要是好的內容,而且學習能夠帶來看得見的收穫,絕對都很有機會。期待能夠有更多不一樣的課程,不要總是學習纏繞畫、書法、樂器等等的,像是若能教你怎麼和青少年稱兄道弟,就是很不錯的課程呢!

 黃揚名

輔仁大學心理系副教授,希望心理學可以被用在大家的生活中,特別關心熟齡、育兒以及使用者相關的議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