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20.05.18
作者:林志都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即使在台灣因為政府反應快速提早封鎖控管入國,並協調廠商生產口罩,加上民眾的配合,終於能夠將疫情壓到最低;但是看到世界各國確診病例突破470萬人,死亡人數將近32萬,疫情仍然持續蔓延,甚至還有可能會有第二第三波的疫情,秋冬季到來時肺炎還有可能捲土重來,也不免讓人擔心疫情到底何時會過去,還有接下來全球經濟蕭條的打擊,也讓許多人慨嘆,過去常常到中國東南亞歐美出差、放假四處出國去玩的日子,可能已經不復見;而恐怕有更多的人則是已經開始擔憂,接下來的工作是否能保住?經濟與生活是否能夠回復到過去疫情爆發前的盛況?

在這樣人心惶惶不安的時刻,許多人原本期待宗教能夠發揮安定人心的力量,但是因為疫情期間無法舉行大規模群眾聚集的活動,讓很多宗教失去著力點,因此宗教在這次疫情期間的角色似乎相對未能凸顯;也因此在歐美,就有許多人鼓吹,因著居家命令封鎖在家的人可以將長期待在自己家中防疫的經驗,視為一種靈修的體驗。

所謂「靈修Spiritual retrieve」,起源是基督教與其他許多宗教所共有,修道僧侶在遠離塵囂的寺院或修道院中的沉思修行。在基督教的部分修道院中,甚至會要求不得出聲說話。

其實在亞洲的我們,對類似的修行並不陌生:日本從平安時代末年,各地起義反抗權傾一時的平氏家族的「源平合戰(西元1180-1185年)」時期開始,就常有武將因厭於廝殺、在戰鬥中看破生死;或為了逃避人情塵世糾紛,而落髮出家的傳統;在中國史上也有頗多皇帝高官遁入空門的先例。

但是這些與現代我們所說的靈修有些不同:現代的靈修不一定有宗教的背景,也不要求與塵世「一刀兩斷」,而是強調「暫時」放下「一切」,集中在自我性靈的探索與追尋。這裡的「一切」,不只包括工作,也包括所有繁雜的人際關係。這樣的想法當然與西方強烈的個人主義,強調個人自由,反對過多的人際關係壓迫有關。

但是在現代的資訊即時快速生活中,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希望暫時脫離報紙電視手機電腦LINE與臉書的訊息轟炸,從各式各樣的人情世事應酬往來交陪盤撋跳出來,喘一口氣,尋找在塵囂中迷失的自己,與自己內心重新連結,回歸自己的想法與初心。也因此,在國外就有許多各式各樣的靈修課程出現,時間可由數天到數個月,甚至可能長達一年,參加者可以視自己的需求與財務能力參加。

圖片來源:Pexels

 

靈修中心通常位於較為偏僻,但是風景優美的地方。靈修中心會要求參加者交出手機筆電,同時對參加者與外界聯絡與接受到資訊做嚴格控管隔離,以求讓他們有足夠的時間與心力,集中在中心所提供的課程上。參加者可以選擇冥想、瑜珈、與各式各樣的心靈探索課程。這些課程即使採用了許多印度教與其他東方宗教的元素,但是靈修中心本身並沒有特定的宗教背景,以讓參加者可以自由地在不受外界雜訊的打擾下,與自己內心,以及己身的信仰連結。

而許多靈修中心更進一步推出伴侶式的課程,協助夫妻或親密伴侶能夠在不受外界俗務,尤其是兒女的打擾下,透過一連串的互動課程與活動,更加了解對方與自己的內心需求,重建兩人世界,協助改善兩人之間的關係。

事實上,這樣的心靈內觀需求,不只侷限於疫情期間,因著封鎖令無法上街出門社交的歐美國家群眾:這次全球疫情的影響改變了一整個世代的想法,也有越來越多的人感嘆世事的無常,改變想法,尋求心靈的慰藉,修補與家人朋友以及自己之間的關係,把事業工作與交際逢迎放到次要的地位;也許,接下來在台灣也會產生像歐美一般的靈修中心與相關產業呢。

 林志都

譯者與寫作者,愛好國際文化議題、通俗文化與電影漫畫。曾旅居阿根廷多年。

 

封面圖片來源:Pexel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