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8.07.27
作者莫妮卡 圖片來源:photo AC

~人,一輩子很長。但若好好的將一件事情做好,這一生也就圓滿了。
~所以,既然退休了,就要好好的退休。

AM 11:30
太一郎輕手輕腳的掀開門簾,環顧了不到中午就已客滿的壽司店,心中有著滿滿的成就感。

他所工作的這家料理店,中午客席往往在一個月前就已被預約客滿,晚餐時間更有聞香而來的饕客在三個月前就會完成預定。每天川流不息的人潮中,有佐藤看了很多年的面孔,也有不少是他完全沒有印象的生面孔。

因為他所工作的壽司店如此的受歡迎,每每見到客人那對料理滿意的笑容,他總是為自己身為這家料理店的一分子感到驕傲,每到這時候,成就感就滿滿的流淌在他堅實的胸膛裡。

才剛看著其中一桌客人端起味噌湯喝了一口,露出滿足而虔誠的笑容,太一郎身後已經傳來老師傅嚴厲的斥責聲,太一郎匆匆放下竹簾轉過身,發現是學徒正在為握壽司料理擺盤,但原本都該固定角度排排站的壽司們此刻竟歪七扭八的立著,雜亂又無辜的對著他,再配上學徒那被罵到赤紅的表情,讓太一郎在心底不由得笑了。

「這樣的料理,你讓客人們怎麼吃?!」老師傅猶在大咧咧的罵著,學徒的眼眶已經泛紅。
太一郎趕緊走了過去接過料理盤「師傅,不都說要心平養性而後養生嗎?」

老師傅瞇起眼冷哼了一聲,終於止住罵聲。

太一郎將那擺滿了握壽司,卻感覺不怎麼可口的餐盤放在另一邊「這盤不能出了。
等等分給大家吃。」學徒趕緊將那盤擺醜了的壽司盤收起來。

太一郎接著按照原本的流程將手清潔乾淨,俐落的作好了一個握壽司,接過一直在一邊待命的學徒給他的乾淨盤子放平,彎著腰瞇著眼輕輕的將第一個握壽司用45度角立好,又再仔細檢查了幾秒後才又直起腰身準備做第二個握壽司「鮪魚。」他對學徒說,學徒趕緊轉過身準備鮪魚片。

始終在他們身後的老師傅對著佐藤的背影終於露出笑容,稱許的點了點頭。
「いっしょうけんめい(一生懸命)。」老師傅輕聲說。

太一郎的手僅僅頓了一秒,隨即將雙手置入冰水中讓手溫漸趨冰涼,才捏過一些醋米,接過學徒手上的鮪魚,熟稔的作起壽司來。

「我的爺爺對我說過,我的祖先輩中有一代是曾受封領地的武士,武士的使命便是いっしょうけんめい(一所懸命) 」老師傅雙手環著胸,眼神遙遠的說起話來,口氣是滿滿的回憶。
「いっしょうけんめい(一生懸命)…」太一郎喃喃重複著。

「受封領地的武士必須將生命寄託在領地上,不論是財產或人民,他都必須盡全力保護他們、經營他們,地失則人亡,這就是いっしょうけんめい(一生懸命)。其實就是一直努力的拼命作著一件事。」老師傅解釋。

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自佐藤胸膛慢慢升起,他比剛才更加小心翼翼的將手上的鮪魚握壽司以45度角立在原本壽司的斜後方,由上往下看,就猶如兩條小魚優游在竹葉環繞的湖泊裡。

一生懸命啊。
原來師父就是用“一生懸命”的態度料理壽司啊。
「師傅,退休後要做甚麼呢?」佐藤嫻熟的作起第三個握壽司。
「一生懸命的努力拼命的退休囉。」老師傅面無表情的說
太一郎停下手上的動作,呆愣的望著老師傅「努力拼命的退休?一生懸命?」
幾秒鐘後,兩人笑出來了。一邊的學徒愣愣的拿著鮭魚片望著大笑著的兩位料理師傅。

「人,一輩子很長。」已經開始幫忙作料理的老師傅將手上的握壽司放入在邊緣雕著竹葉的嫩青色盤子,仔仔細細的調整了角度,讓每一個握壽司都斜著45度角的整齊一列「但若好好的將一件事情做好,這一生也就圓滿了。」
太一郎身軀微微震動了一下,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卻是沉默不語。

「所以,既然退休了,就是好好認真的退休。」老師傅端起盤子,瞇著眼細細的檢查了料理盤後放在平台上,看著前場的服務人員送至正在等待的客人桌上。
太一郎又擺好了第三個握壽司,他瞇起眼望了下三個握壽司整齊的擺立角度後,疑惑的問「可是師傅,甚麼叫作好好認真的退休呢?」

老師傅頓了幾秒。
「甚麼是好好認真的退休啊…」老師傅緩緩抬起頭,望著明亮的天花板,太一郎看著老師傅的笑容正慢慢爬上那帶著皺紋的嘴角。

(待續)

一生懸命與一所懸命在日文中發音相同,古代受封領地的武士須全力經營自己的封地,地失則人亡,故稱「一所懸命」,一所指的就是某個領地或城堡,到了近代,已經沒有領地或城堡的概念,而一所也被誤解為一生,而演變為現所常見的一生懸命。

莫妮卡
喜歡觀察周圍,探訪人群,了解不同的文化和世界觀,喜歡傾聽別人的故事,然後坐在電腦前慢慢建構出筆下的世界。雖然明白文字可以冰冷,也可以溫暖,但卻更相信文字帶來的溫度可以感動人心,所以願意努力不懈的耕耘文字與故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