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8.08.06
作者莫妮卡 圖片來源:photo AC

所以現在我有大把的時間了,我不知道我還有沒有第二個40年,但我想接續我年輕時的夢想,利用第二個40年,好好的帶著太太吃遍天下美食,認真的過著退休的每一天,就像第一個40年打拼自己的事業一樣,第二個40年要認真經營自己的夢想。

PM 8:52
和服務員一起在門口送完最後一批客人離開,太一郎望著最後一個客人自亮光處走入黑夜中的背影,腦海裡突然浮現「好好退休」這四個字。

才35歲的太一郎正逢壯年,事業起步,他知道他總有一天會退休,不管到時候會在哪裡,人在何處,退休就是在那終點站等著他;但即使如此,「退休」這兩個字對現在的他來說卻依然遙遠,遙遠的不像是會出現在他生命中一樣。

因為退休,對他來說,只是兩個學過的詞語而已。

因此,當老師傅對他說自己要好好的退休時,他發現老師傅眼中帶著期待的光芒,一點也沒有生命要進入日薄西山的誠惶誠恐,他覺得相當意外;不但如此,老師傅嘴角提到退休還帶著笑意,眉眼雖然沒有彎彎,可是卻帶著溫暖,更別說那整身的幹勁,一丁點倦怠都沒有,反而帶著讓他羨慕的愜意。

他忽然想到了自己那在去年退休的父母。
每當他回去探望時,就看到父母一個在客廳兩眼無神的轉著電視遙控器,一個則待在書房裡玩電腦裡面的『連連看』,兩人唯一的生活重心就是等著他一周一次到兩次的晚餐聚會,只有那時候,太一郎才會覺得父母還活著。

太一郎甩甩頭,甩去那種不知從何而來的沮喪感慢慢踱回廚房,老師傅正靠坐在一張長桌上,雙手環胸看著加起來共十幾個的料理師傅和學徒正在清理廚房,雙眼晶亮又謹慎的望著學徒們的清掃與善後工作。

PM 10:30
太一郎拉下鐵門,轉身望入不遠處的巷口。
「太一郎,你有想過你的人生嗎?」在一邊的老師傅問。
冷不防被老師傅問到這個應該帶著大道理的問題,太一郎顯得有些侷促,也許在小時候想過長大後要當醫生、求學時想著要拿學位、出社會時想著要賺大錢、結婚、組一個小家庭,但這是他想過的人生嗎?

老師傅了然的拍了拍他的肩頭,面帶微笑的轉身往巷口走去,太一郎趕緊大步跟上,亦步亦趨的走在老師傅身邊。
「我沒有甚麼人生大道理可以教你。」老師傅呵呵笑著「只能教你作壽司、料理養生定食,沒有了。」

「師傅千萬別這麼說。」太一郎真心說著「從我接觸壽司料理開始,師傅就一直不藏私的教我,這麼多年來真的教我不少,很夠用了。」
老師傅笑著點點頭「白天時你問我接下來要做甚麼,記得我說甚麼嗎?」
「師傅說…」太一郎頓了一下,望了一下老師傅的側面「要好好退休。」
老師傅又笑了,此時兩人正好停在巷口轉角的小咖啡館,老師傅和年輕的老闆買了兩杯熱咖啡給了太一郎一杯「陪老人家散散步吧。」
太一郎趕緊接過咖啡,跟在老師傅身邊。

「我作壽司作了40年,每天天不亮就醒,深夜了才回家。」老師傅仰頭望著綴著幾顆星子的夜空「不管是在京都還是台北,我的生活簡直可以說是不見天日啊。」他搖了搖頭笑著。

「所以師傅退休後要每天曬太陽?」太一郎試圖探問老師傅「要去夏威夷嗎?」
老師傅卻斜睨了太一郎一眼「你覺得退休生活應該怎麼過?」
父母每日在家裡呆坐的畫面再度回到太一郎腦海裡,他趕緊擺脫掉那種沉重又無力的感覺,轉頭看了下老師傅「既然不用再天天早起,師傅就有很多很多時間了。」
老師傅點點頭「然後呢?」
太一郎又愣住「然後?」
「對呀,然後呢?」
「有很多的時間就可以想做甚麼就做甚麼了。」
「這就是你的退休?」老師傅喝完最後一口咖啡。

太一郎突然幻想起垂垂老矣的自己像自己的父親一樣,那枯竭的手指拼命轉著電視遙控器坐在客廳裡從天亮轉到天黑的淒涼景象了。他不禁打了個冷顫,趕緊喝了口熱咖啡驅逐那自骨子裡上升的冷意。

「我年輕時有個夢想。」老師傅走進捷運站「要吃遍天下美食。可是因為進入日本料理界後,反而陷入了爭奪壽司界第一的窠臼裡,每天不是找魚就是吃魚,反而沒有好好的吃一頓了。」老師傅嘆了一口氣,接著又笑起來。

「所以現在我有大把的時間了,我不知道我還有沒有第二個40年,但我想接續我年輕時的夢想,利用第二個40年,好好的帶著太太吃遍天下美食,認真的過著退休的每一天,就像第一個40年打拼自己的事業一樣,第二個40年要認真經營自己的夢想。」

老師傅用自己的退休接續了自己的年輕夢想,太一郎彷彿看到眼前的老師傅一口牛排一口紅酒的畫面了。
對老師傅來說,似乎一點也不遲,退休不但不是日薄西山的終點,反而是美食生活的起點。

那麼,他自己呢?
太一郎不禁問自己,30年後的自己,想過甚麼樣的退休生活?

莫妮卡
喜歡觀察周圍,探訪人群,了解不同的文化和世界觀,喜歡傾聽別人的故事,然後坐在電腦前慢慢建構出筆下的世界。雖然明白文字可以冰冷,也可以溫暖,但卻更相信文字帶來的溫度可以感動人心,所以願意努力不懈的耕耘文字與故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