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9.09.09
作者莫妮卡

自從換了離家比較近的工作後,小莫就相對比較晚出門,因為孩子已經夠大到可以自己上學,小莫不用再去擔心孩子會走丟或迷路,有時陪孩子吃完早餐後,孩子便自己扛起樂器往學校走去,小莫就留在原地喝咖啡或玩手機。

居住的地方是住宅區,方圓十里內的商家就是便利商店,在社區一樓有一家24小時的全家便利商店,從社區蓋好它就屹立不搖的長駐為我們大家服務。不久前這家便利商店重新改裝,客席區變成了純原木的桌椅,從此變成了許多人相聚的地方。

早上媽媽會帶著孩子在這裡吃早餐、買完菜的主婦媽媽們會過來吹冷氣喝咖啡、甚至有些高中生大學生會一大早就抱著書本坐在客席區看書。也有人會抱著棉被在自助洗衣區洗衣服,一邊喝咖啡一邊等洗衣完成。除了這些,更有固定一群,大約四到五人的銀髮族,他們常常聚在一起,脖子上繞著毛巾、穿著運動服和運動鞋、戴著帽子就來到這家超商,像是剛運動完,每日一早就固定來這家便利商店真正的喝咖啡、聊是非。

例如今天早上,小莫剛點了杯咖啡坐下,就看到他們走進店內,不到十秒,這批客人便將後方客席區全面佔據,只留一位站在櫃台前為大家點咖啡。

「你們要吃東西嗎?甲啥咪?還是喝咖啡就好?」

我聽到在櫃台的阿嬤回頭對我身後的一群人吼問。

「還要再喝一杯嗎?」

其中一個又問另一個。

「要拿鐵喔?」

另一個又問她對面那一個。

「麥啦麥啦!黑的就好。拿鐵不好。啊,你咧!」

那一個又轉頭問身邊的。

「上次你不是說你不喜歡黑的?」

「有嗎?」

「…就你上回跟我去玩時講的啊」

「你最近健康檢查安怎?」

身後的銀髮朋友們自顧自開聊了起來,在櫃台的阿嬤很冷靜的就她所能得到的資訊轉頭對著店員繼續點了幾杯黑咖啡和幾杯拿鐵,店員見怪不怪的結完帳後就做起咖啡,阿嬤也已走到朋友身邊的空位坐下加入話局。

「啊,這個不要喝不要喝。」

「我還蠻想再去的,你要再去爬嗎?」

幾個人的話語沒有主詞沒有受格,但總會有人接話搭上,好似都知道哪些問題是衝著自己問的,整桌也不至於冷場。小莫安靜的坐在前面位子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滑著手機,但其實耳朵都豎起來偷聽想知道他們都聊了些甚麼。

「你們最近有看到某某嗎?」其中一個阿嬤看著一個空位問。

來了來了,阿嬤的問話也引起了小莫的好奇心。在心裡仔細算了算,的確少了一個人。

「去七逃了啊!」另一個阿公說「共和孫ㄟ去歐洲。」

「喔~」在場的阿公阿嬤們羨慕的讚嘆了一聲。

「歐洲溜!」店員微笑的端上咖啡,其中一個阿嬤喝了一口咖啡說「坐那麼久的飛機甘A湯?喔,我喝到黑的。」

「要換?」一個阿嬤將自己的咖啡挪到阿嬤面前「有牛奶的。」

阿嬤笑著把咖啡交換過來「牛奶好,牛奶好。」

「七逃前,伊有去做檢查,牟問題啦!」又有阿公說話了「真好!我還沒去過歐洲溜!」

聽到阿公那羨慕的口吻,讓小莫也忍不住微笑起來喝了一口咖啡。

「不然我們組團一起去?」一直很安靜,忙著擦汗的阿嬤終於出聲了「聽說歐洲咖涼。」

「要去哪?」阿公問「飛機坐太久,母湯捏。」

「去歐洲啊。」一個阿婆說。

小莫都忍不住要問歐洲很多國,是要去哪國?

「啊是叨位?」阿公問。

「歐洲啊。」阿婆又說。

阿公和阿婆持續在玩無線迴圈的問與答,小莫卻沒有時間繼續聽下去了,拿起咖啡就往公車站走去。臨走前,小莫忍不住回頭看了猶在熱烈討論的阿公阿婆們。有種彼此關懷的氛圍自他們身上散發出來。

人類社會的情感建立在友情、愛情、親情三種基礎點上面。隨著時間推移,愛情藉由婚姻關係逐漸昇華成為親情一部分,在晨間銀髮組的聚會當中,看得出來都是夫妻檔

因為退休與不再需要撫育孩子的緣故,他們開始了不同的社會交誼模式,純粹的關心、結伴旅遊、一同運動的長時間聚集而成的情感不同於青壯年時期多少因為功利主義培養出的情誼不同。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不論是哪個階段的人都需要友誼的關懷。

杜甫曾云:余亦東蒙客,憐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攜手日同行。持續的與朋友交誼可以讓我們更邁往幸福,也能與朋友共創話題,讓自己融入團體當中,也是讓自己不寂寞不憂鬱的法門之一。享受友誼,任何時候都可以開始。

莫妮卡
喜歡觀察周圍,探訪人群,了解不同的文化和世界觀,喜歡傾聽別人的故事,然後坐在電腦前慢慢建構出筆下的世界。雖然明白文字可以冰冷,也可以溫暖,但卻更相信文字帶來的溫度可以感動人心,所以願意努力不懈的耕耘文字與故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