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8.08.20
作者莫妮卡 圖片來源:PEXELS

丹妮爾安然自得的接受這些變化,卻也積極的保養自己,勤作適合自己的運動與料理輕淡的養生飲食,讓自己活得健康,也活得快樂。

一早鬧鐘響起,丹妮爾緩緩睜開眼,就有一堆計畫繞在腦子裡。今天要去哪裡喝咖啡?喝完咖啡該不該坐車去書店走走逛逛買幾本書?或是今日就宅在家裡哪裡都不去吧!

丹妮爾又眨了眨眼,慢條斯理的側過身子坐起身,轉頭看了眼猶在哀嚎不斷的鬧鐘,望著秒針一點一點的往下走,才如大夢初醒般的按下鬧鐘,伸展了幾下保養得宜的身軀滑下床準備梳洗。

她站在浴室鏡子前,仔仔細細將自己打理乾淨,對自己微笑了一下,眼角與嘴角的皺紋隨著她的微笑加深了些,她依舊毫不退怯的望著已經年華老去的臉,舉起帶著年歲溫度的雙手拍了拍有些下垂的臉頰後才走出浴室往廚房走去。

丹妮爾打開冰箱,望著幾乎已空無一物的冰箱,想起了今日是周四,是該去超市Food shopping了。她總是習慣一周一次大採買,回家後便花一下午的時間作好幾天的午晚餐放入冰箱裡,時間到了便拿出來微波加熱再擺入美麗的餐盤中即可。

有時她會端著擺著餐點與紅酒的托盤到庭院裡,一邊看書一邊享受著她的用餐時光;有時她會用完餐後出門隨意走走;最忙碌的時後就是兒孫們固定回來陪伴她的時候了,在那時候,她彷彿回到了剛生育孩子們的時光,與孩子們一起相伴成長的年輕時光。

將近70歲的她已經退休好幾年,老伴在前年過世後就開始了她獨立的老年生活,她衣食無缺,生活自理,活得像單身時的自己一樣,獨立、自在與快活。真要講美中不足的地方,應該就是沒走幾步路就感覺痠痛的膝蓋、相對緩慢的反應、無法盡情閱讀得雙眼,還有日漸頹駝的背影。

但,這就是人生,每個人的必經之路,不是嗎?所以,丹妮爾安然自得的接受這些變化,卻也積極的保養自己,勤作適合自己的運動與料理輕淡的養生飲食,讓自己活得健康,也活得快樂。而這幾年她的確狀況都很不錯,連醫生都說再活個20年都沒有問題。

丹妮爾為自己打了點氣,抽過紙筆寫下下周菜單以及要去超市採買的生鮮食品後,為自己煮了杯咖啡,坐在窗邊的餐桌邊,取過老花眼鏡和書本,慢慢的啜飲著咖啡,同時翻開昨天標記的書頁開始閱讀。

幾分鐘後,丹妮爾皺著眉頭翻回前幾頁,試著回憶昨天看過的片段以便與今日的段落故事聯結起來,曾是行銷企劃長才的她,原本有著過目不忘的本領,誰會想到她也會有記性漸差的一日呢。

丹妮爾突然笑了起來,放下書本望著窗外在草地上啄食的鴿子與麻雀,一時之間,行程不是那麼重要了。突然想起昨日她去著名的雙叟咖啡館時的奇遇,那時她正沐浴陽光下,一邊看報紙喝咖啡一邊望著來來往往的行人,因為雙叟的知名度,因此不少觀光客慕名而去,有時她會前去那些著名的咖啡館,看看依然為生活忙碌的匆匆行人以及悠閒的背包客、一臉遊興的觀光客。


有時,她會和三五好友或是自己前往博物館或畫廊,看看最新的展覽以及畫作,沉澱一下心靈,甚或三五好友會趁著非旅遊季節時相約一起去南法或鄰近國家旅遊。她的穿著舒適,打扮雖不如年輕時時髦卻也素雅,也因此在路上還是常常有欣賞的目光往她身上而去,偶爾滿足了一下老年女性的虛榮心。

昨日在咖啡館時就是這樣的景況,一對相當年輕的日本夫妻坐在她的隔壁桌,丈夫在和咖啡侍應生點咖啡時,年輕可愛的妻子卻睜著黑白分明、小白兔般的雙眼目不轉睛的看著她,似乎很不思議她一人獨坐咖啡館的安然閒適,她往那日本妻子望去時,日本妻子就快速的轉過眼眸,雙頰還帶著不好意思和失禮的紅霞。

他們的咖啡來了,兩人也邊聊邊喝了起來,丹妮爾喝完最後一口咖啡,準備前往隔壁的廣場去看街頭藝人的表演和逛市集,日本妻子又轉頭望著她,這回她快速的對日本妻子微笑並俏皮的眨了眨眼,日本妻子也笑了起來,對她點了點頭,而她的丈夫也在此時對她友好的微笑,簡單打了招呼後,夫妻兩人和她一起走出咖啡館,分別前小妻子對丹妮爾說,她看起來真是個快樂優雅的法國女性,真好。


丹妮爾讀過最近一期的報導,截至2018年年初法國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比例已達到19.6%,較2017年初時的19.2%有所增長。這麼多的老人儼然成為法國新一代的消費族群,這群將近20%的結構似乎就代表著無所事事與消費。而這結構當中的其中一份子--丹妮爾正推開椅子站起身來,拿起購物清單往隨身包包內丟去,扭腰擺臀了一下,伸展好身體,準備她的今日日常--
準備去消費囉!

莫妮卡
喜歡觀察周圍,探訪人群,了解不同的文化和世界觀,喜歡傾聽別人的故事,然後坐在電腦前慢慢建構出筆下的世界。雖然明白文字可以冰冷,也可以溫暖,但卻更相信文字帶來的溫度可以感動人心,所以願意努力不懈的耕耘文字與故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