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20.05.04
作者:凱特  

日本作為世界著名的長壽王國,向來也是臺灣在邁向超高齡時代,亦步亦趨追隨的前輩之一。當日本早期對於失智症理解還相當貧乏時,長谷川式失智症量表(Hasegawa Dementia Scale)是醫界最可靠的評測。NHK電視台所推出的紀錄片〈失智症權威醫師罹患了失智症〉正是以兩年的時間,跟訪了發明量表的長谷川和夫醫師──他得了失智症。

刻劃於五線譜的文字 是了解患者內心世界的起點

長谷川提到,曾經有個令他難忘的患者,加深了自己對失智症研究的堅持,這位病人的名字是岩切健,生前從未向任何人,包括他的妻子,傾吐過與失智相處的心聲,影片中,岩切健的妻子分享了那封寫在五線譜上的文字:

「對我而言/已經沒有了旋律 沒有了和弦 沒有了共鳴/我希望找回所有的一切 找回我的心/回來吧 我的思想泉源/那種美妙的怦然心動 真的再也不會出現了嗎」

研究失智症多年的長谷川,當時看到五線譜上的文字時,對岩切健的妻子說:「我一直在研究人類大腦因失智症而產生的變化,但這是我第一次了解到患者的內心世界」

自己罹患了失智症後 才真正了解失智者的真實情況

長谷川在醫學上的前輩曾對他說:「只有你自己罹患了失智症,你的研究才算大功告成」。當這位權威醫師發現自己疑似有失智傾向時,讓人玩味的是,協助確診長谷川是否罹患失智症的並非是以他為名的量表,因為長谷川本人是發明者,「所以我得了很高分」,也因此,當時負責的醫院還得透過其他的量表才能為他進一步確診。

2017年確診罹患失智症的長谷川,影片拍攝期間,已經是與失智共生的第二年。「與失智共生到底意味著什麼呢?」,對於長谷川而言,即便職業生涯中,接觸了無數的失智者與照顧家屬,然而當自己真正迎來失智之際,他才開始慢慢感受與失智共生的世界是長什麼樣子……

從前鼓勵病人去日照 失智症的自己卻堅持離開

40多年前,長谷川擔任醫師時大力提倡為失智者提供日間照護服務,他鼓吹要為失智者提供一個大家都能樂在其中的場所之重要性,同時更認為這可大幅減輕照護家屬的負擔。數十年後,當他看著同樣已年邁的妻子辛苦照料自己時,長谷川也以真正失智者的身分來到日間照護中心;然而從影片中,我們可以見到被其他長者和照服員圍繞,一起遊戲的他,卻是面無表情,「我自己來到了日照中心後,卻仍感到孤伶伶的一個人」長谷川說,他決定,不再去了。

影片也真實的呈現回到家的長谷川與女兒產生了衝突,當女兒質疑這曾是過往長谷川所積極提倡的行動,為何現在的自己卻無法親身實踐,又讓照顧的媽媽備感辛苦時,長谷川說:「你滿腦子都是在為你媽著想,如果我死了,你們會很高興吧,覺得解脫了吧」。看到這幕,我想起了自己的父親生前,當時我們也因不忍母親龐大的照顧壓力,向父親提出是否請他人照顧時,父親也說出了同樣的話。原來,照顧所帶來的情景,總是如此相似。

歷經了許多摩擦,作為主要照顧者之一的女兒,也從最初往往驚嚇於父親脫稿演出的不悅、對父親決定從日照返家的無奈,開始逐漸理解原來即便罹患了失智症,父親的本性卻從未離去,而這才是真正重要的,「父親從以前就喜歡逗別人開心,一直擅於表達自己的心情,我後來才發現,這件事即使父親得了失智症都沒有改變」,這些本質,才是家人與長谷川可以一起擁有,一同度過的。

生性樂觀的長谷川醫師說:「罹患失智症後發現,很多不必要的事也就自然消失了,原來,失智症也是有它存在的道理的啊」影片最後,導演問他,請問罹患失智症後看到的是什麼樣的風景呢?「和從前一樣喲,夕陽西下的也好、看到富士山的也好,都是一樣的風景,見到的人也如往常一般,沒有任何改變」淡淡地說著,這是正與失智共生的長谷川醫師。

  • 封面圖片來源photo AC

 周妮萱/凱特
七分熟共同創辦人/安可人生創意行銷經理

臺灣創意高齡(Creative Ageing)推動者,更曾是個叛逆的長期家庭照顧者。2016年創立【七分熟】創齡資訊行動平台,透過「創意高齡」與「服務設計」協助所有人打造自己的心智肌耐力。現為《安可人生》創齡發展部統籌,同時為勞動部諮詢輔導委員。2018 TEDxTainan 年會講者(演講題目:超高齡社會的新文藝復興運動│創意高齡)

 

Leave a comment